百书楼 > 明末:我是神豪我怕谁 > 第一百零八章 坏事,好事

第一百零八章 坏事,好事

        船队已经离去多日,郁洲山岛上也看似平静无波,可事实上平静的表面下暗流正是汹涌。

        江哲凭什么又被提拔了?

        他做什么了吗?没有啊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凭什么一转眼就成了岛上的副总都管,与温建阳肩并肩,成了秦德的副手了?

        众所周知,秦德父子可是秦朗身边最为信任的人,跟李猛总掌军伍一样,秦德此前一直都管着岛上的一切民生事务。哪怕秦朗设立各处,一定程度上分割了秦德的权利,但在秦朗离岛的时候,他还依旧是雷打不动的总都管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江哲嗖的一下从诸多处一把手,一跃成为了秦德的副手,直接又上了一个台阶,这凭什么啊?

        依旧在秘书处厮混的张凌,就羡慕的眼都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江哲对诸多的议论抨击全都视而不见,自己凭什么又升了?那是因为自己立下功劳了,只不过不能往外头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提着一条驴腿,江哲优哉游哉的回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级别升上去了,好东西自然就能碰了。比如驴肉、牛肉这些东西,过去时候他是根本就摸不到的,倒不是价格贵,而是这些东西在岛上是绝对的抢手货,秦朗严禁屠杀任何的大型牲畜,除非遇到不能抗拒的问题,否则耕牛、驴骡这些大型牲畜是绝不会被杀了吃肉的。所以这些抢手货往往还没摆上架就先被人瓜分个七七八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江哲自从坐上了农田水利处一把手之后这种情况就变了,而现在就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见到好东西了,江哲豁出去两个月白干了,直接拿下了一条驴后腿。连骨头带肉好几十斤呢,足够叫全家人吃个畅快,也顺带着摆上一座酒,请几个亲近的人来庆贺自己此次的升官。

        俗话说,党内无派,千奇百怪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内部的小派系小山头,那是永远也消灭不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江哲这次帮了秦朗大忙,被秦朗反手提拔了一波,这一提拔可就叫他真正的成为了岛上的大佬了,也有了自立一派的基础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江哲的根基还太浅了,别说跟秦德比,就是温建阳也甩他三条街。

        温家那么多子弟融入了郁洲山岛,他们的职位当然不能跟温建阳比,但一个个也都在岛上具有了一席之地,一个两个的不显眼,可几十号人加一块就不一样了。更别说这几十号人在今后时间里结交下的人脉关系,产生的能力,那可都是温建阳的支持者。

        江哲与之相比,就像大明朝的开国皇帝比之唐高祖李渊,开局一个碗对应着开局一座城。

        完全没得比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江哲并不气馁,因为他相信秦朗的未来还广大光明着呢。眼前的郁洲山岛只是一个初起点,看看秦大公子现在都去哪里了?那一旦事成,可不就立马封侯封爵了?

        那时候他们这些追随左右的人,全都能一步登天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的落后又算的什么?只要他奋起直追——这次江哲就立功了而温建阳没,好生的经营,未来一切皆有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家的回来啦。哎呦,买了那么多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我这不是又升了么,今天咱们就吃个痛快。二丫、三蛋,去喊你刘伯、赵数、陈叔他们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从私田管事到农田水利一把手,现在又升了副都总管,很短的时间里来了个连级跳,江哲的根基空虚的很,但再空虚他也能拉拢几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厨房里,驴肉的香气滚滚扑鼻,江哲都还没吃到香喷喷的驴肉呢,人就有些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个时候的淮安城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路振飞看着沈廷扬使人送来的私信,整个人大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带人带船前往郁洲山岛之前,沈廷扬很想跟路振飞好好的谈了一场,可他知道自己要是谈了路振飞未必会放他去郁洲山岛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沈廷扬的办法是留下了一封信给路振飞。也是这封信,才让路大巡抚第一次知道了秦朗的大计划,知道了秦朗的野望,也知道了秦朗的真实实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出动五千军兵浮海北上津门,这还不算海上力量,郁洲山岛的实力直接就跟‘万人’两字划上了等号。

        路振飞还真是吓了一大跳,虽然他很看重秦朗,也知道秦朗手中的兵力万不会只有露出来的两千来人,不然他凭甚么干脆利索的击败顾三麻子啊?

        但四五千人也是他对秦朗实力的预计了,现在秦朗陡然要翻一番,岂能不吓一跳?

        还好他在淮扬经营了半年光景,甭管实际战力怎样,却实实在在的拉起了一支两万多的团练,还拉来了金声桓部,并且整顿加强了标营。倒也不怕秦朗要翻天!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沈廷扬要真的直接找路振飞谈话,路振飞真就会劝他不要去,然后发信一封送到岛上,勒令秦朗老老实实。

        没经朝廷允许私自带兵上京,秦朗这是想干嘛啊?

        毫不客气的说,造反的嫌疑在这一刻就已经按在他的头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路振飞还是很沉得住气的,并没立马搞得人尽皆知,而是继续按兵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是因为秦朗的缺陷明显,不管是粮秣物资还是铁器,都需要外来供给。淮扬官府明显把握着他的命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魏国公府当初之所以没有在商贸上动手脚,就是因为那事上,路振飞是明白无误的站在秦朗背后的,他一个淮扬巡抚兼漕运总督,有太多的方法来为秦朗解决问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就是秦朗根本没露出半点的造反痕迹。这时候自己举措一旦过激,反有可能把人逼反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就是他信任沈廷扬,相信沈廷扬是大明的忠臣,秦朗要真走到乱臣贼子的那一步的时候,沈廷扬就算是死也不会与之同流合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路振飞就一直密切关注着郁洲山岛,可惜后者的地理太过隐秘了,路振飞根本毫无所得。或许这也是秦朗为什么把老巢按照郁洲山岛上的缘故吧。也就是沈廷扬的信没有隔几天,否则路振飞真有可能派人上岛去‘探望’沈廷扬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把自己当人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路振飞大松了一口气。华夏的传统文化早早的就告诉了上位者一个道理,白龙鱼服是傻逼,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才是正解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朗现在拿自身当人质,这要不是对大明真的赤胆忠心,如何能够?

        自家地界上突然蹦出一只大鳄来,这是大祸事。可秦朗要真的对大明忠心耿耿,在眼下这情况之下,那可变成大喜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爷,老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天夜里,路振飞已经熟睡,忽的被门外声音喊醒,却是他夫人身边的大丫鬟,原来是外头有要事禀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什么要紧的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来报的正是路振飞身边的长随,“老爷不好了。唐家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唐家,哪个唐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跟魏国公府有瓜葛的那个唐家。自家的护院打手闹腾了起来,唐家几个爷们脑袋全没了。”

  http://www.bsl800.cc/xs/295684/68531254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bsl800.cc。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sl800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