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楼 > 既见公主 > 第二百零三章 诱敌

第二百零三章 诱敌

        “六哥怎么出来了,都怪我们太吵了,惊扰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鹅黄色衣衫的小娘子吐了吐舌头,不好意思的看了他一眼,那红裙的少女也是有些不自然,生怕得罪了这个兄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九妹还没有回答我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那轮椅上的郎君甚至连目光都未曾落在她们身上,只是执拗的问着,似在远眺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那长安第一美人,只不过走远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被称为九妹的少女看了一眼那远去的画舫,有些惋惜的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轮椅上,那郎君眸色亮了一瞬,想张口说些什么,但好似想到了什么,很快寂灭了神采,终是没说什么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帘子后出现了一个秀丽温柔的年轻妇人,她听到了这番对话,眼含深意的看了一眼抑郁寡欢的六弟,便招呼那宫婢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长宁公主的美名远播多年,不知我姐妹几个可否拜见一下这位长宁公主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听这位侯夫人发话,几人脸色各异,那九妹有些雀跃,红裙的娘子也是偷偷紧张起来,既想看又不想看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那轮椅上的男子,则是反应最大的,由于常年待在室内,肤色总泛着一股病态的苍白,阳光下那青筋都可以隐约看见,但此刻,他双颊泛起了一片潮红,连呼吸都乱了套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怕是不行,长宁公主深居简出,又喜静,恐怕不轻易接待外客,况且这事要是让太后殿下知道了,怕是不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被太后派来的宫婢小心翼翼的劝阻着,生怕惹了人家不高兴,一五一十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……若是如此,那便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男子面上的隐隐期待随着这番对话缓缓沉了下去,再度变得无波无澜,渐渐阖上了双目,显得有些疲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早该知道,花已有主,一切只是他的痴妄而已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六弟的反应,那年轻妇人叹了口气,终是拍了拍他的肩膀,没有说话,她知道,自己这个六弟是个死脑筋,扭的很,自己说与不说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凉州城外,营帐遍地,篝火成群,主帐内,此次战役的各级将帅们皆坐于此,商量着败敌的计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嘁……看看那些吐蕃人,见我大唐援军来了便装缩头乌龟,躲在山里不肯出来,算什么好汉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身材魁梧的将领拍着案几叱骂道,面上全是愤恨不平的情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,干脆就说,咱们直接打过去,将吐蕃人老巢都掀翻了,看他们怎么躲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番话得到了众多将领的附和,皆是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,似是马上就要上阵杀敌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主帐内吵吵嚷嚷着,叫上面的裴延秀有些不得安宁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嚷嚷什么,忘了你们上次鲁莽出兵被击退的模样了吗?现在还敢去,看是想领军棍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年将军英姿勃发,目光虚虚的落在了那将领身上,似是警告的看了他一眼,在那一眼下,那汉子立马就噤了声,不敢再发牢骚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这位过分年轻的少将军,他们起先是不太服气的,尽管他虽是裴大将军的幼子,又跟随作战多年,但对于一些有资历的老将来说,做整个唐军的主帅,他们是有些不服气的,而且还是为了儿女情长这种事,这让他们开始的时候总是憋着一口气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在见识了这位少年小将军的手段后,他们心中的不满皆已烟消云散,转为心悦诚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张驰有度的治军法子,进退得宜的领军手段,以及对将士的爱护都让三军将士从心底接受了这位少年英才,觉得裴延秀日后定会青出于蓝,成为战神一般的人物!

        因而面对裴延秀的喝止,无人敢质疑,只是面面相觑着,希望同僚们能想出败敌的法子,一雪前耻!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下方各级将领的神情,个个都是眉头紧锁的严肃模样,裴延秀无奈的摇了摇头,指节有节奏的在案上敲着,似在思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身朱红色内袍的少年坐直了身子,突然出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下面的将领们皆侧目,想看看小将军会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记得百里外有个山涧,那里壁峭崖陡,只有一条狭长的山道能供人通过,若是能将吐蕃军引到那处,我军在事先在高处埋伏好,定然能将其一举歼灭,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妙计!妙极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还不待裴延秀说完计策,下方几个将领便开始高声赞了起来,似是激动不已,面上都是一派黑红之色,亢奋异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贺二,你给我安静些,没听见我话都没说完吗!再不安分明日便不让你带兵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裴延秀掌军这么久,真的是头一次遇到这样的愣头青,给他恼的不行,但又爱惜他忠勇,舍不得真正罚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将军息怒,俺知道错了,俺就是话多,别见怪,嘿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结束了这个闹剧,一旁的参军便开的发问道:“将军这计策甚好,但独独缺了一饵,不知要以何为之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自然是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裴延秀面不改色的道出了这句话,激起了下方一片反对之声,皆是劝阻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吐蕃人来说我才是最有吸引力的,别人怕是不行,若是想败敌,须得是我,你们不必多言!”

        裴延秀斩钉截铁的说着,似是已经下定了决心,不容置喙的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场战役,他必须要赢,还要赢得漂漂亮亮,不仅是为了那军令状,更是为了那个在长安等着他的小丫头,他要让她看见他为她赢来的荣光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众将领不知如何劝说这位心意决绝的小将军,只能把目光看向参军,希望他能靠着那灵活的嘴皮子劝劝,亲自去诱敌实在是太险,万一有个不测他们回去可不好向朝廷交代!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……将军且慢,属下认为这事还可以再商议一下,将军确实是最合适的人选,但为了安全起见,我们也可以找个假的裴小将军前去诱敌,穿上您的甲胄,骑上您的乌雪,这样是否可行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参军抚了抚自己的山羊胡,一个灵光闪过,想出来一个法子,上前轻声细语的劝着那红袍少年,下面众将领听了也是一片附和之色,竭力请求他不要轻易以身犯险。

        裴延秀面上泛起了难色,看着下面一张张恳求的脸,终是叹惜着答应了,不过走之前还留了句话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是此计行不通那你们便休要再拦着我了……”

  http://www.bsl800.cc/xs/289889/67879498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bsl800.cc。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sl800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