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楼 > 既见公主 > 第一百二十五章 放生池

第一百二十五章 放生池

        正当令月大快朵颐的时候,不知为何,总是感觉有道目光注视着她,可能是有了经验,她现在都见怪不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出所料,当令月乍一抬头,就看见对面几步远的席位上,裴延秀正聚精会神的瞅着自己,眸中异彩连连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目光对上后,裴延秀似乎更雀跃了,口中似乎还在说着什么,不过令月看不明白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大庭广众之下,令月可不敢叫人看出什么,她连忙低下了头,对身旁正吃的开心的李瑜道:“五姐,为什么那姓裴的总那样肆无忌惮,不知收敛,在哪里都能碰到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瑜停了著,闻言也看了对面一眼,似乎发现了什么,变得有些促狭道:“还有个好玩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没来前他不在这儿,现下怎的变了个位子,正好坐你正对面了,看来皎皎的确实很有吸引力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瑜眉眼弯弯,调笑的话语说来就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令月可能是麻木了,她冷哼了一下,也没有说什么,李瑜见她不接招,也没有继续逗她。

        素斋会也只是走个过程,很快就结束了,毕竟做的再逼真,也是越不过各家的小厨房的珍馐美馔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懒懒的起身,正要离去时,圣人发话了,说要去放生池放生锦鲤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个锦鲤令月也是知道的,还是几天前泉州府那边快马加鞭献上的,一直养在太液池中,她平日里无事有时还回去看看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儿倒是派上了用场,怪不得临行前她仿佛看到了几个被妥善带着的水缸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乎,除了实在是疲累的人和有事的,几乎都随着圣人涌向了放生池那边。

        说白了,放生池也就是一渠通往外界的活水,里面种满了睡莲,游荡着各色鱼儿,想来也是其他香客的手笔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令月随李瑜站在庆徽帝身侧,看着田中监将那条颜色漂亮的锦鲤递给庆徽帝,圣人笑呵呵的接过,两手握着那只一离水就活蹦乱跳的鱼儿,立即将其抛入水中,沾了水的锦鲤仿佛重获新生,立即摇着鱼尾游走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身后一片赞美祝贺之声,无非是些祝愿国运昌隆,圣人长岁的溢美之辞,令月很是无聊,神情恹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皎皎是不是无聊了?这样吧,剩下的鱼儿就由你来放,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庆徽帝注意到了小丫头的状态,存着哄孩子的心态,示意田中监将鱼儿给令月,让她来放。

        此话一出,周围脸色各异。

        圣人果然宠爱长宁公主,竟直接越过了中宫太子,让公主代替自己来行此事,这份宠爱,不可谓不显眼!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神色复杂,皆眼观鼻鼻观心,不做声,而那边的李弘则是出乎意料的面无表情,仿佛什么都与他无关,反而是一旁的衡阳公主面色愤岔,似是受到了什么羞辱,面色有些不好看,但还是忍住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些,令月这个还处于懵懂时期的小丫头则不会想这么多,只觉得这些鱼儿好看,能摸一摸也是有趣的,于是乎,她拉着李瑜一起放,一会在这边放,一会由跑去那边放,在池边窜来窜去,像个灵活的兔子!

        沉浸在逗弄鱼儿中的令月没有意识到周围声音已经越来越低了,就在放完最后一只红磷黄尾的鱼儿后,少女攥了攥手心,感受到上面的一片黏腻,还隐约散发着腥味,面上一片嫌弃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五姐你看我的手上,都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令月刚想找李瑜诉诉苦,转身后只看见很远处李瑜悄悄离去的背影,看起来匆忙无比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令月心中是迷茫的,这五姐,怎么不打一声招呼就跑了?

        更令她吃惊的是,不仅是李瑜不在,就连阿耶他们不知什么时候也散了,然圣人一走,那些世家贵胄也跟着走了,留下的也只是一些年轻的郎君娘子们,在互相相看接触着。其中最为显眼的则是裴家三郎,一贯盛极的容颜似笑非笑,如画的眉目间含着一丝丝情愫,长身玉立,夺尽世间风华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此刻,他正静静的站在令月身后,一眼不发的看着少女欢快的放生鱼儿,周围的娘子们虽然眼馋裴家三郎的好样貌,却因早知道他和长宁公主的纠葛而唉声叹气,止步不前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少女立即沉默不语,便要悄咪咪的离开,甩着小手就要走开,生怕那厮又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破事!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世事总是难以预料的,裴延秀的胆气也超出了令月的估量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打算悄咪咪遁走的少女一下子撞到了什么东西,额头咯了一下,她想用手揉一揉,但此刻手上满是滑腻腻的鱼腥味,根本上不了脸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正当令月摊着两只手犯难的时候,头顶传来一阵轻笑,紧接着一双骨节分明的手伸了过来,猝不及防的将自己的两只手托住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那双手修长有力,一只便将少女两只手扣在了一起,不仅如此,两人的手掌比例也是差很多,少年手掌轻而易举的圈住了令月两只手的腕子,顿时叫她动弹不得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两只手被钳制,腕上传来一波又一波的热意,在这大庭广众之下,令月更觉得灼烫无比,那肌肤相贴的地方,也仿佛传来一阵酥意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光天白日的,你做什么?还不放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面色仿佛煮熟的虾子,眸色惊慌,想用力将两只手从少年的钳制中脱离出来,但很显然,男女力量本来悬殊就大,且这裴家三郎又是常年习武,一个养在闺阁中的娇娇娘子自然是不能比的,于是乎,令月挣扎了好几下,皆是无用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慌什么?怕我吃了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少女娇娇的可爱模样,裴延秀后槽牙仿佛有些发痒,他暗自舔了舔,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是什么意思!周围那样多的人,我还要不要脸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令月暗恨李瑜的临阵脱逃,心中也后悔没有将李珏也叫来,要不然也不会像现在这样“孤立无援”了!

        这样想着,少女脸色更加沮丧,仿佛正在遭受什么酷刑!然而,下一刻,她突然感到双手被布料似的东西盖住了,她连忙抬头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微风正好,眉目如画的少年郎正撩起他的衣袍拿在手中,给自己轻轻擦拭着手上的污浊,动作轻柔缓慢,仿佛是在为一件举世无双的珍宝洗礼,少年嘴角仍旧噙着一抹粲然的笑,配着那眸子中的细碎微光,险些晃花了她的眼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令月精致白嫩的小脸不受控制的攀上了一抹艳色,将本来就出众的面容衬得愈发好看,就连眼角眉梢都带着说不明的缱绻艳丽……

  http://www.bsl800.cc/xs/289889/64757423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bsl800.cc。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sl800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