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楼 > 既见公主 > 第一百二十一章 结缘豆

第一百二十一章 结缘豆

        “糟了!”少女突然一声惊叫,合欢树上的绒花仿佛都被惊掉了几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?”裴延秀立即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只记得在这看戏,忘了给五姐找医官了,这下不好收场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心上压了一件事,令月转头将刚刚的尴尬忘了干净,转头就要追过去,哪知刚迈开一步就被裴延秀从后面提住了领子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急什么,你当你五姐那位未来驸马不会给人家找医官吗?说不定现在你五姐骨都正好了,还要你去操心?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年的声音有些不耐烦,总是有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让她分心,他心中很是不满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会如此笃定他会是我五姐的未来驸马,或许人家不同意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令月仿佛抓住了一个关键词,眸子亮晶晶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裴延秀松开了揪着少女衣领的手,在身后摩挲了两下,颇有些气定神闲的说:“不同意?家世清白的郎君路遇一脚崴的小娘子,若是无意会主动将其抱在怀里,还当着浴佛节这么多人的面,这不就是广而告之自己与这娘子的关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不能是人家善良才施以援手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再次追问,裴延秀有些恨铁不成钢,敲了她脑瓜子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善意?浴佛节这样多的女客,他不出数息就可以找几个女客过来将其带回去,非得自己抱?这要不是喜欢,谁要挨那一身风言风语?若是我,我才没空管她,顶多叫我家随从去喊个人,才不要平白惹了一身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裴延秀仿佛想起了什么陈年往事,脸色臭了臭,言辞愈发激昂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咦~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真绝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令月鄙夷般的斥责了他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裴延秀闻言,突然上下扫了她一眼,直把令月看的发毛,只见他露出了一个极其灿烂的笑容,玩味且又认真的说道:“当然……你除外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收起你的花言巧语,本公主都听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或是为了杜绝那讨厌鬼继续撩她,令月转头就走,准备回去看看五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……怎的说走就走,也不等等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合欢花飘洒的树下,傲娇的少女面上隐隐含着些许欢喜,昂首挺胸的朝前院走去,其身后跟着一个容色无双的少年,正笑意盈盈的追着少女而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嘈杂的人声又冲进了耳朵,仿佛从一个世界来到了另一个世界,人群中,不说挤来挤去,也算是摩肩接踵了,但幸而裴延秀跟了过来,在令月身侧不停的将可能会撞到她的人全部都挡在了一边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忽然间,人群中,裴延秀好似看到了什么东西,他赶紧扯了一下少女的衣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一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裴延秀瞅准了路过身畔的一个小沙弥,从他手上接过了一碟子什么东西,献宝似的给令月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,吃一口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令月定睛一看,不就是一碟子撒了盐巴香料的青豆吗?有什么好吃的!她手一拨,将碟子推到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胃口,不想吃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佛豆,只今日才有,你要是错过了可就吃不上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年有些着急,眸子开始忽闪,看令月不吃,继续劝道:“你想知道清河公主那未来的驸马是谁家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令月立即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你不早说!谁家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裴延秀晃了晃那碟子青豆,示意道:“你吃一颗,我就告诉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年的神色带着一丝诱哄,叫令月有些起疑,但想不通他打什么主意,总不可能对她投毒吧!

        心下否定了这个可笑的想法她捻起一颗豆子,送入了口中,没成想味道还不错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裴延秀见她吃,自己连忙也吃了一颗,还莫名问了令月一个很傻的问题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天王殿供着的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令月仿佛看傻子般看了裴延秀一眼,但嘴上还是回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自然是弥勒菩萨,问这个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弥勒菩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裴延秀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眸色含笑,重复了一遍令月的话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发什么痴?快说那人是哪家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想起了正事,令月赶紧催促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啊……是清河崔家的大郎君,叫崔容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清河崔家?清河公主?倒是和我五姐很是相配!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似乎抓住了一个有趣的点,咯咯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裴延秀突然凑近,说了一句欠揍的话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封号长宁,我被封宁远将军,都有个宁字,我俩也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做你的春秋大梦!”

        令月发现这厮又开始了疯言疯语后,俏脸偷偷一热,立即白了他一眼,转身就要走,少年便想再次追上去,不成想这时来了一个碍事的家伙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裴家那厮!你做什么呢?离我们长宁远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什么时候,四皇子李珏风风火火的过来了,正好看见这一幕,气的脸红脖子粗的,立即一个箭步飞过来,挡在二人之间,顺手还推了裴延秀一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不是这小子又纠缠你了?别怕,四哥保护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跟母鸡护崽一般的李珏,裴延秀嗤笑了一声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李四,你觉得你有这个本事吗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犹如换了个人,裴延秀一改与令月在一起的绵软,整个人显得狂妄又骄恣,仿佛面对的不是什么皇子贵胄,只是一个幼稚的跳脚的少年郎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以为我不敢揍你,狂妄之徒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珏终究有些年少气盛,被裴延秀的话一噎,顿时就来气了,撸起袖子就想收拾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够了够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令月无奈的扯了他一把,将他拽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什么也没干,就是偶然碰见的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珏显然有些不太相信,但又没有理由反驳,裴延秀又是一副不言不语的模样,他看不出什么所以然来,只能狠狠瞪了裴延秀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女如同小鸡啄米一般,生怕这个傻哥哥再发作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啦好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逛的我都累了,不跟你们说了,我要回去休息了,不要来烦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心里记挂着李瑜,令月只想着赶紧回去看看李瑜有没有回来,不想在这跟这两傻子鬼扯,于是不耐烦的说了一句,便转身走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哎~你这小子不会想跟着吧?死了这条心吧!有我李珏在你休想!”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妹妹刚转身,李珏便发现裴延秀这厮的动作,好像是逮到了什么把柄,他立即拦在他面前,怎么也不让他过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让开,我就是去看看那边的皮影戏,别碍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裴延秀面色有些不虞,终于有个好机会可以知道那小丫头住哪了,可被这李珏一拦,什么都泡汤了,心里是相当急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你以为我会相信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裴延秀碰上这么个难缠的,一时有些气结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僵持着,直至鹅黄衣裙的少女彻底消失在眼前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令月悄悄回头看了一眼,发现二人幼稚的拉锯战,假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唇角溢出的微笑出卖了她的好心情。

  http://www.bsl800.cc/xs/289889/64757418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bsl800.cc。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sl800.cc